| | | 百度

告别阴霾的回归之路 记者探访新疆多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2019-05-21 08:15 央视新闻客户端
百度   榜单的31-50名合资品牌占60%,达到12款车型,其中包括4款德系、4款日系、2款欧系、1款韩系和一款法系。

  20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三股势力”,在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罹难,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

  上图就是过去几年发生在新疆的部分暴恐事件案发现场监控,尽管我们对个别镜头做了技术处理,但依然可以感受到暴恐分子的残忍与人性的泯灭。警方侦办发现,这些暴恐事件背后都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作祟。作为人类文明的公敌、国际社会共同的敌人,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既是世界性问题,也是世界性难题。

  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新疆依照有关法律法规,通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方式,开展了源头治理的探索。我们带您走进新疆和田、喀什等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去看看那里的学员们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和变化。

  真实的过往 不堪的噩梦

  今年29岁的阿布都赛麦提和妻子,现在是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6年前,他在县城开了一家小饭馆,生意开始做的还不错,可没过多久就有几个所谓的“热心人”打着传播宗教教义的幌子,盯上了他。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布都赛麦提: 极端思想浓厚的那种人,要求我们吃饭的饭碗要分两类,要么就是用一次性饭碗给非穆斯林人吃饭,或者是不给他们饭吃,严重到这个份上。他们(极端分子)主要目的就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要分清楚。

  在这些自诩为“宗教学者”的指点下,对宗教教义只知一二的阿布都赛麦提,不仅言听计从,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是越陷越深。

  阿布都赛麦提: (饭馆)门口可能贴一个“非穆斯林不许进”,然后我的思想再发展下去,再极端下去,比如说某个人不注意我这个字体(提示),进我的饭店我可能会打他,或者是赶他出去,严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车,不花钱,不花这个人民币。

  记者: 为什么?

  阿布都赛麦提: 因为他们的思想就是,国家是"非穆斯林人"管的,也不是"穆斯林国家",所以他们给我们的这些东西我们是不能用的。

  针对饭馆服务员,阿布都赛麦提还制订了一个荒谬的“着装规范”,并且要求他人所思所想必须得与自己保持一致。

  阿布都赛麦提: 我们统一了一下她们的服饰,就是黑色的长袍。因为当时我们的思想就是这个(极端思想),然后我们聘别人、选别人的时候也要看,符合我们的思想(极端思想)要求,然后就你行,过来。

  在极端思想不断感染渗透下,阿布都赛麦提对当时一系列暴恐事件导致的悲剧,也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判断。

  阿布都赛麦提: 感觉就是他们(暴恐分子)的行为是对的,因为有这样的说法,比如说被害的警察、干部,很多人视为这些给国家工作的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们被杀是应该的,杀"非穆斯林人"可以进天堂。

  回忆起过往种种经历,阿布都赛麦提为自己能进入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接受培训感到很庆幸。

  阿布都赛麦提: 因为这个(极端)思想管人,人的行为就是被思想管的,(被)控制了,他的思想已经感染了。如果不及时把他转变过来,人的思想,或者是不及时把他治疗,那他的后果就是,他的思想控制他的所有行动,他可能会杀人,可能会干更坏的行动。通过学习法律,国家的政策法规,我意识到如果我继续那样走下去,别说是我的未来,我家族的未来,我后代的未来可能就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是后天死,(家乡就)变成一个动乱地区了。

  跟阿布都赛麦提一样,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影响,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涉嫌犯罪但情节较轻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可以免除刑罚的人员,是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中的主体人群。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木塔里普: 当时他给我们说,有条件的话我们把“卡菲尔”(异教徒)们,一定要杀他们,消灭他们。政府给我们盖的安居房还有马路都是"非穆斯林"(建的),我们应该不住在那个安居房,应该必须要做礼拜,吉哈德(“圣战”),还有学经,没有(不要)去学校。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艾克达: 我爸爸去世那天有人跟我说了,如果你哭了你爸爸会下地狱的,人死了以后,别人哭对他不好,完了以后我就不敢哭,我现在想想也是特别愚昧。

  莎车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依努尔: 我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不带(去)医院,医院全部是汉族同志,他们给我开的药不能吃,他们是异教徒,我不去医院。

  正如以上学员所说的那样,记者在南疆采访中发现,过去由于受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影响,普通民众就连穿衣化妆这样再正常不过的自由权益都会受到侵犯。在莎车县艾力西湖镇,麦丽亚木2014年6月份开了一家美发店,没成想,一个月后就被迫关门了。

  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仙女花美发沙龙老板 麦丽亚木: 以前我们特别喜欢打扮自己,但那时(前几年)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比较多,他们就会(在生活中)排斥我们。曾经有那么一次,我在逛巴扎时,一个年龄比较大的男人看见我,说你怎么不穿得保守一点,你看你现在穿得像什么。

  莎车县艾力西湖镇干部 帕提古丽: 当时(2012年)我最前面来的时候,她们就是穿大衣,穿那些宗教服饰的。她们有些人的老公不让他们出去打工,有一些野警察(“宗教警察”),野阿訇(非法宗教人员)那些人不让她们穿时尚的衣服。

  事实表明,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的病毒,也正是在这样一种极端思潮泛滥的背景下,2019-05-21,麦丽亚木所在的艾力西湖镇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恐怖袭击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喀什地区司法局干部 阿布都艾尼: 宗教极端演变成暴恐活动是必然的,因为宗教极端它往极端走,它就迫使你要干这种事(暴恐活动),(极端分子)通过他对宗教特别浅薄的认识带他(群众)给他讲,给他灌输这种(极端)思想。比如说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圣战殉教进天堂”一套逻辑骗他(群众),昨天看着很正常,今天就变成暴徒。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学校也是“康复中心”

  新疆依法开展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将暴恐活动消除在未发之前。截至目前,新疆已连续24个月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作为源头治理的一个载体,学员们有怎样的收获呢?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统一设有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医务室以及标准化的技能培训车间和文体设施。在这里,学员们享有免费食宿和培训,以增强他们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及职业技能等方面的能力。学员们从身体到心理的点滴变化,让他们的亲属也感到很欣慰。

  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力木江: 你看我有什么变化吗?

  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阿力木江的母亲 古丽尼沙汗: 你的脸圆了,身体也壮实了。

  阿力木江: 就是,改变确实很大。

  阿力木江的妈妈 古丽尼沙汗: 一个月以后再见到儿子,他皮肤白了,气色好多了,腰杆挺直了。之前有点驼背,差点没认出来,以前他身体挺单薄,现在变得非常高大,差点没认出来。

  在喀什,今年37岁的阿卜杜卡迪尔,回想起以前被人以宗教为名干涉学习语言文字,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段经历挺荒诞。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卜杜卡迪尔: 比如说,我说汉语的话,我周边人,特别是那种长辈,宗教人士,他们说这是“卡菲尔”(异教徒)的话。

  在培训中心半年来的学习,让他提高的不只是交流能力,眼界也一下拓宽了。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卜杜卡迪尔: 比如说新闻媒体啊,看了以后觉得我们的眼光比以前开阔多了。

  记者: 国家大事也知道了。

  阿卜杜卡迪尔: 知道了,原来我们根本就不重视,而且也看不懂,听不懂。

  针对培训中心学员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能力普遍较弱,这里的老师针对不同年龄段、不同水平的学员制订了一套循序渐进的教学方案。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师 西热阿依: 比如从简单的开始,你叫什么名字,你家有多少人,最基本的对话交流开始,也加法律知识,把他们宗教极端思想解除掉。

  培训中心学员库尔班江⋅阿不力跟同学们说,他结婚以后,受极端思想的影响,不但约束妻子自由,甚实施家庭暴力。

  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库尔班江⋅阿不力: 宗教极端思想方方面面都影响我生活每一个阶段,我在上班,但是不让她上班。因为我一直认为女人挣的钱是“阿热木”(违反“教法”),她带来的钱是不吉利。然后我就强迫她在家里做礼拜,我好几次打过我媳妇。

  在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开展《刑法》、《国家安全法》、《反恐法》等法律学习的特色做法,除了专业教师队伍,还让学员们自己举案说法,卡森木江就是一名来自学员中的教师。

  和田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助教 卡森木江⋅黑力力: 如果我没有来参加培训,我可能继续被三股势力和宗教极端思想所蒙骗、所蛊惑,做出危害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事情。我现在真的不敢想象,走到那一步的情景,我参加培训太及时了。

  如今的卡森木江作为一名优秀的学员助教,每个月有1500多块钱的工资,现在的他除了正常课程安排,还会经常外出到社区、村里做法律宣讲。

  卡森木江⋅黑力力: 我每次到村里宣讲的时候,宣讲的时间大约就是10-20分钟,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设定好,需要有五到六次的掌声,有掌声就说明我的宣讲能够打动他们了。

  告别阴霾的回归之路

  记者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采访过程中,会有一种重回校园生活的感觉,这不仅因为所处的氛围,还因为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以知识和技能改变自我的努力与希望。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帮助学员实现就业为方向,开设了服装制造、食品加工、电子商务等一系列技能培训课程,对其中有愿望有条件的学员进行多技能培训,确保学员结业后能够熟练掌握1-2门技能。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艾力江⋅买赛迪: 我这个月拿了2800,我自己留了两百零花钱,然后2600寄给家里了。家里面是非常感动非常开心的,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能给他们挣钱,他们都不可思议。

  于田县的艾力江每个月2800元的收入可以保证全家在今年年底前脱贫,而和田县的阿卜来海提经过三个月的技能培训,如今也已经成为一家皮鞋厂的技术骨干。

  和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卜来海提⋅阿卜杜合力力: 现在我学得差不多,就是中段这一块来讲我什么都学会了。以后我就变成技术员了,好的话是四千块、五千块(收入),我就算过这个,一年下来也是六七万了。

  眼下阿卜来海提还有一个去内地创业的规划。

  阿卜来海提⋅阿卜杜合力力: 拿这个就业技能,在那边打工也可以,不然那边挣好钱了,我就在那边做一个鞋厂,自己当老板。

  和田县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皮鞋厂技术员 杨朝江: 我们能感受到他们也是一样,他们的工作努力,所以我就义无反顾地下定决心带着我们的团队,把这个事做好,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和田。

  结合脱贫攻坚,当地还在村子里开办“卫星工厂”。

  于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工作人员 张明文: (结业)合格回家之后回到家里面,他在村里面就可以进行就业。

  胡玛古丽作为今年9月份结业的学员之一,现在她就在离家不远处的一家卫星工厂工作。

  喀什市乃则尔巴格镇卫星工厂员工 胡玛古丽⋅阿不都: 这是真的,就像大学一样,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还有文化活动,了解新疆历史,了解我们中华文化。我结业以后发现自己没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好多东西来不及学习就毕业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有时间(想)去那边参观参观,跟那边的同学们聊聊天,打打招呼。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兼顾学员学习、生活、娱乐等多方面需求。除设有不同项目的室内外体育活动场所,还开办有绘画、歌舞、京剧等不同内容的选修班,学员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选择。

  上面是伽师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一台晚会的演出现场,饰演杨贵妃的实际上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名叫阿布都拉⋅阿布都热依木。

  伽师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布都拉⋅阿布都热依木: 大家现在都羡慕我,因为我现在我们文工队里面唱歌唱得最好的一个人,京剧也是唱得最好的一个人。所以我同期的同学们他们都羡慕我,他们现在都喜欢我,真的。

  受极端思想影响,阿布都拉就在进入培训中心之前,还坚持认为唱歌跳舞等一切带有文娱色彩的活动都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伽师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 阿布都拉⋅阿布都热依木: 我以前的生活是,这样说吧,我以前的生活就是灰色,没有颜色,现在多精彩啊,真的,我太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

  有过阿布都拉这种经历的人,占学员绝大多数。现在,曾被他们丢弃的那份美好,正在被重新找回。

  喀什市政协副主席 米吉提⋅买合木提: 还要学习我们维吾尔族传统文化的一些内容,唱歌,跳舞都可以学,他们都非常喜欢。

责编:魏少璞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